Jayse

- 手机版顶图byMjeevas
- Jeremy Renner大本命
- Ebrandt大法好
- 哨向AU狂热爱好者
- JHC/Jayse·Hansen·Cornvolle
- 棠水
- 微博@十绛青,欢迎勾搭

【LHF】In the furore 02(MB,哨向AU)

OHF/LHF背景,哨向世界观,mike/ben

【设定及目录请戳此处】

此章 @Ken 主笔,我修改


02


伦敦事件已经过去一周了。


Ben一个人出神的坐在座椅上,背对着“坚毅”书桌,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照耀着这一方寸土。可这景色再美也不能抹去Ben心中那份忌惮,叫喊、哭声、爆炸和死亡。


当时所有的一切至今都仍历历在目。Ben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揉了揉鼻梁又松开了自己的领带,迫使自己的神经缓慢的放松下来,可脑子里不断地回放着当时的情景,无法停止。


直至最后的一下敲门声才打断了Ben的思绪。


在听出门外是Mike和Lynn后便让他们进来汇报工作,从他们的口中听到了遇害的人数,死亡的人数,被炸毁的建筑,以及各国领导人的状况这些,除了坏消息还是坏消息。也许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自己活了下来,参加国葬的所有领导人只有自己活了下来。


Ben摇着头在安排好善后工作后,便示意他俩出去想一个人静静。Lynn很识趣的走了,而Mike却留了下来。


他走到Ben的身边,自顾自的拿走了桌上的新泡的咖啡,重新端了一杯热牛奶进来放在他的面前。


Ben看了Mike一眼,并不理睬而是重新拿起文件开始签署着自己的意见。


“现在不是晚上,我需要咖啡来提神,去给我换了。”Ben顿了顿,又接上了一句,“而且我也不喜欢牛奶。”Ben继续低头看着文件,但用钢笔稍稍把牛奶杯推离了自己。


“恕难从命先生,您需要的是休息,况且,这有利于您的身高。”Mike说着客套话,却毫不客气的用眼神将Ben上下打量了一番。


“什么?你还嫌弃我的身高了?我们只相差了8厘米而已,你在骄傲什么?”Ben抬起头瞪着Mike,而另一只手却拿起牛奶杯一饮而尽,因为Ben很清楚自己和Mike较真从来没有胜算,哪怕自己是对的。


“这样可以了吗?探员。”Ben刚准备把椅子转回去,可瞬间被Mike制止,还转回来了一点。


“先生,您是想为我多增添一份给您擦拭嘴角的工作吗?”Mike用大拇指垫着刚抽出的纸巾抹去了Ben嘴角的牛奶,可也就在触碰到Ben的一刹那一股莫名的悸动趟过心间。


这是什么感觉?陌生,却又熟悉,Mike说不出。


Mike本能地想亲近,但潜意识中却又有一种抗拒感。真是过分地矛盾,却又过分地自然。


Mike愣了神,直至Ben的声音才把他拉回了现实。


“Mike,你还好吗?”Ben担忧的看着Mike,他虽然不是哨兵或者向导,但也知道这类人的特殊之处,深怕之前的爆炸对Mike的影响太大,至今还未痊愈。


“嗯?哦,我,我很好。没什么……”Mike尴尬地退后了两步,回到了安全距离。


“不过从伦敦回来后,我感觉,你的性子似乎好了很多。起码整个人不是既烦躁又不耐烦了。”Ben朝着Mike笑了一下,又重新伏在书桌上批示文件。


“你也发现了我之前的烦躁?呃,不,我的意思是你觉得我最近比以前冷静了?” Mike不可思议的看着Ben。


“别傻了,你的队员对于你训话频率的抱怨都已经传到我耳朵里了。”Ben头都没抬一下,语气中却是充满了调侃。


“先生,那是……”Mike急忙想解释,却被Ben打断。


“行了,我开玩笑的,你按你的方法来就好。现在,回到你的岗位上去吧。”


Mike会意,转身离开书房。


走在走廊上,Mike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的确,觉醒三十多年来没有与向导结合导致的精神屏障的松动确实对他有影响,日渐烦躁便是具体表现之一,但他已经尽量地克制自己了。本想着回塔*一趟看看有什么解决方案,但各种原因拖慢了Mike的行程,后来就发生了伦敦事件。回塔的计划也只能搁浅了。


不过Mike没想到的是Ben早就发现了他的异样,甚至比他自己更早地发现自己有所改变。要知道,虽然Mike属于靠拳头说话的一类人,但能细致地感受到他的变化的之前可只有身为好友而且又是向导的Lynn。


Mike一时不知道应该惊讶于这个还是惊讶于后知后觉地才发现从爆炸现场归来后自己的精神屏障竟然比之前稳固了一些。


他知道自己有变化,同时又本能地觉得Ben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TBC


旁友们我们一个月之后再见

评论 ( 7 )
热度 ( 28 )
  1. KenJayse 转载了此文字
    双更,现在看看有点微妙

© Jay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