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se

- 手机版顶图byMjeevas
- Jeremy Renner大本命
- Ebrandt大法好
- 哨向AU狂热爱好者
- JHC/Jayse·Hansen·Cornvolle
- 棠水
- 微博@十绛青,欢迎勾搭

【MI5】Ethan的画(Ebrandt)

第一次真的写文来发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_(:зゝ∠)_

EB还能再战五百年,求MI6给参谋加动作戏啊动作戏

工科生语死早

脑洞来自MI5里面Luther在搜寻Ilsa的时候和小参谋的对话

-----------------------------

“你从这两张画里能看出什么?”

“Ethan不知道这个男的是谁,但是他认识她。”

“他信任她。”

------------------------------

(我“?!!”)

 

虽然2000+然而其实什么都没写系列,主Luther视角,在我看来他就是助攻

以下文_(:зゝ∠)_

 

 

Ethan的画

 

Ethan的小队都认为Ethan的素描很差,当然,这来自于首席参谋带给他们的一手资料。

 

那是辛迪加被扳倒之后不久,一桌人喝着酒围坐着聊天,Brandt喝多了些,举着啤酒瓶,在Benji的诱导下说出了他第一次和Ethan(是俄罗斯,并不是克罗地亚)的见面,他说起了Ethan在手掌上的那个速写,笑着对Ethan说看来传奇特工也有不在行的地方。

 

不过话也不能那么说,虽然乍一看一团糟,不过对Hendrix的形象也算把握到了精髓,至少Brandt能认出来不是么。

 

你果然是人体维基。Benji笑着打量他,又转头对着Ethan说,头儿核弹事件后你是不是练过素描,在辛迪加事件里Lane和Ilsa的两张脸画的精确度已经够Luther进行面部识别了。

 

Ethan看了Brandt一眼,举了举手里的酒瓶,没说什么。

 

旁边已经和小组混熟了的Luther咧嘴一笑又摇了摇头,喝了口酒开口说,那是自然,对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再配上他之前的表情,Benji见了立马从座位上跳起来,嘴里嚷嚷着堵上我老婆要我来找肯定能更快。

 

之后又是一番打笑,一个小插曲,很快大家都忘了。

 

 

 

 

几个月后,IMF在原CIA部长和首席参谋的共同努力下,对于Hunley来说大概算是被拖下水后不得已而为之,终于又被重建立了起来。

 

作为首席参谋,Brandt自然是忙得不可开交,不光要忙着IMF与CIA的任务交接,对于Hunley对IMF的规程、资源调动、人员调配的重新调整也要争取到对IMF的利益最大化,要知道虽然Hunley接受了IMF的存在,但绝不会任IMF照着原来的套路发展。Hunley并不想看到更多的“特殊时期”。

 

不过对于Ethan小组的其他成员来说这几天也算是半个假期了。

 

一天,正准备去泡咖啡的Luther看到Brandt在办公区停留了一会儿,手上拿着一叠文件,蹙着眉一张张地翻过去,但翻到某一张时忽然愣住了,一种夹杂了复杂和了然的神情展现在了这位首席参谋的脸上。

 

Luther还在考虑着要不要上前打个招呼,但是迎面走来的新部长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或许能接受Brandt当队友,但是让原CIA部长就这么当上IMF的部长还是先pass了。拜托,他当初可就是这么才辞职的。所以直到Hunley和Brandt从他身后走过,还一路讨论着什么什么会议,他都专注于他的咖啡。嗯,还是速溶的,IMF依旧没多少经费啊。

 

当Luther悠闲地拿着充好的咖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忽然看见过道里掉了一张纸,出于好奇,他捡了起来。那是一副肖像素描,不过当他看到画的内容和署名后,他有点后悔捡到这幅画了。

 

画的是Brandt的肖像,而署名是Ethan。

 

Luther不由地想起在辛迪加事件里用到的两幅素描。作为最早和Ethan组队的队员之一,Luther自然知道Ethan的画技本就不差,在小组聚会的时候他本来想给Ethan声援一下,不过给Benji把话题带偏了,又想着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没再多说。

 

就像Brandt能通过Ethan的画来区分所画之人是敌是友一样,Luther也能从Ethan的画里分辨出他本人的感情。同为面部肖像,就算轮廓已颇为写实,但是各种线条、画中人的表情神态都能体现出绘画者的某种心情,正如那张Lane的画像看上去颇为冷峻,而Ilsa的画像那若隐若现的微笑能让Luther知道Ethan信任她。

 

Luther又重新省视了一下这幅画。“Oh boy.”总觉得他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Luther现在十分确定这张画就是刚刚让Brandt表情瞬息万变的那张纸,也觉得他需要和Ethan谈一谈。

 

他在射击室找到了Ethan。

 

Ethan看到Luther拿着那张画的时候,防护镜后的眼睛写上了吃惊。

 

“别那么看着我,”Luther说,“我不过是捡到了它,我可没兴趣还去专门去偷了来。”

 

“不过说实话Ethan,你来真的?”Luther把手里的画举起来放到Ethan眼前。

 

那是一个Luther不知道怎么形容的Brandt。乍一看确实是他,但仔细看,画中人的神情又并非似他。眉眼的线条轻松而流畅,每个转折都描绘了那个曾经优秀的外勤的坚定和冷毅,收尾处又转为轻柔,巧妙地掩饰了那即将过于生硬的走向,嘴部的轮廓似是经过多次修改,给本应是抿着的嘴以一种欲言又止的错觉。还有那双眼睛,比Luther第一次正面直视Brandt时要坚定,又比他在接到Benji的电话后说那句“Then get ready.”时要柔和。

 

总之,那是一个Luther从未见过,或是说从未意识到的Brandt。

 

而上次Luther遇到类似的情况,还是看了Ethan给Julia画的画。他认识Julia,在他的印象中,Julia是那种温柔、可爱还略有些小鸟依人的女人,但Ethan的画里,却更透着一种活力和大气,就如Julia在上海事件中所表现出的一样。

 

那是Ethan对爱人的一种表达,总能比别人看到的更多。

 

Luther从看到Brandt的画像起,就知道Ethan已经爱上了他。

 

Ethan自然是知道Luther的意思,在起初的惊讶过后,便自然地接过画,摘下脸上的护目镜,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为什么不呢?”

 

传奇特工就是传奇特工,一句话就让Luther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在Luther开口反驳前,他也想到,现在在Ethan Hunt身边,能不拖累他、不成为负担,又有可能在Ethan Hunt踏入赌局之前能冷静分析并能加以阻止的,或许也就William Brandt一个了,虽然目前为止Brandt也没能成功地阻止Ethan,但就那个接触英国首相的行动来说,Ethan已经开始改变了。况且他知道,Ethan在这方面不会赌他不会赢的局。

 

想到这Luther笑了起来,他有点不知道该说“果然是Ethan Hunt”呢还是“不愧是Ethan Hunt”,所以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拍着Ethan的肩,换来眼前人典型的Ethan Hunt式微笑,直到被一阵铃声打断。

 

Ethan掏出他的手机,来电显示上是Brandt的名字,便放下手中的装备,对着Luther晃了晃手机,道:“看来我还有个约会。”

 

“Yeah, go ahead. You love bird.”Luther打趣道。

 

许久不跟着小组出外勤让他都快忘了他们的Teamleader是什么人了。

 

那可是Ethan Hunt啊。他知道Benji会同意这一点的。

 



-The End-


评论 ( 8 )
热度 ( 74 )

© Jay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