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se

- 手机版顶图byMjeevas
- Jeremy Renner大本命
- Ebrandt大法好
- 哨向AU狂热爱好者
- JHC/Jayse·Hansen·Cornvolle
- 棠水
- 微博@十绛青,欢迎勾搭

【Kinsman】[Red Rover系列之一]回忆之物(Harry/Merlin)[授翻]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601755

系列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234501

 

Kingsman的各种设定简直太对我胃口了,英伦绅士特工什么的太美好了(///////)

 

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入了冷cp……明明家长组如此萌,不过最近好像H/M文也多起来了?

 

但是还是各种粮食不足啊!跑去AO3上翻文,第一篇就看到了这个,看完毫不犹豫要了授权~

 

作者太太GraphiteFox将这个写成了系列文,我很厚脸皮的把系列文的翻译授权都要过来了,不过鉴于是处女翻,很多没Beta出来的还请各位太太们指出!

 

此文为Red Rover/红色漫游者系列第一篇,Mementos,原作者太太现在已经写了两篇,相信之后会继续有产出的!

 

另ps,虽然我本人更喜欢无差,但作者为Harry/Merlin不逆,所以Merlin感觉其实会有点软(只是有点!),略女主情节设定(也只是略微!),但其实各种私设十分可爱,不食者请勿入。

 

再ps,由于中英文表达习惯不同,再加上我本人语文渣,有些精彩的句子无法翻译地很出彩,会在原文用*标出,原句也会在文末放出,更建议直接翻看原文~

首发随缘。 

回忆之物

概要:Merlin在Harry死后整理了他的公寓,并对Harry那些品味糟糕的工艺品感到烦躁。

 

正文:

Merlin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打开了Harry的公寓。推门而入,迎接他的只有一阵阵陈腐的空气。Kingsman现在有太多事情要做,而骑士却又所剩无几,抛下工作独自前来整理Harry的遗物都是一个任性之举,但Merlin还是需要喘口气。所以他来到了这里,来整理一些杂物,也是来寻找某种结局,某种终结*。Merlin没能自己找到它,就想着如果将Harry的存在一起抹除的话会不会有些许不同。

 

尽管蒙上了一层灰,屋子里的一切还都是Harry离开时的样子。Merlin径直穿过布置简洁的餐厅,来到了起居室,这是他最不讨厌的一间屋子了。他打算从起居室开始,并且待到他能容忍走进其他房间。Merlin已经将Harry办公室里的笔记本收了起来,但那些头版新闻还在墙上,Eggsy说想要留着那些旧报纸,于是Merlin决定让男孩自己来收拾。他完全不想和上百个大头钉过不去。

 

除此以外,他还有许多额外的工作。虽然布置得体,Harry的屋子还是像一个古董店一样,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古老。的确是一位绅士的品味,但换句话说,完全不实用。Merlin无法理解为什么Harry会看上这其中的任何一个,更不用说还都摆出来炫耀了。

 

一转头,Merlin就瞥见了那些陈列整齐的昆虫标本,一阵寒意窜上后脊。他打算之后再去处理这些,或者直接把这工作丢给Eggsy。Merlin对于虫子一类总是有些反应过度,在他待在这为数不多的几次,都要背对着那些东西,Harry为此已经嘲笑过他好几次了。

 

“你能利落地干掉一个人*却不敢正视一个蝴蝶标本吗?”

 

“这不是一只蝴蝶标本,Harry,这里简直有好几打,况且他们又不是活的。在这种情况下,你才是不正常的那一个。”

 

Harry对此一笑而过,但那之后Merlin还是会因Harry的恶趣味而在墙上看到一只蜘蛛,甚至是突然窜出来的一堆甲壳虫*。

 

回忆至此,Merlin不禁停下了手中的活,按揉着自己的胸腔。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一直有如一块巨石压在心口,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总是自欺欺人地将这归咎于他所经历的一切。他想,也许找到Harry的遗体能让他感觉好些,但现在已经这么久了,他们仍是没有一点头绪。

 

那种感觉几乎要压垮他。他们从没有将任何一个骑士的遗体弃置在外,甚至上任兰斯洛特也被找到,并且尽可能地缝合了起来,以为他保留些虚无缥缈的尊严。但如果找不到Harry,Kingsman又怎么能将Harry安葬?

 

这真是太过了*。

 

不愿再想,Merlin只能专注于手中的工作,用报纸将一个精致却又可悲的时钟包好。他从没见过这个,如果不是他正在Harry的公寓里,为他整理这些该死的东西,他甚至不知道这是Harry的。

 

接着,Merlin又恼火起来了。为什么Harry需要这么多茶杯?看在上帝的份上,他是一个人住。半数以上的杯子明显都没有使用过,有三只甚至纯属是用来装饰的。Harry有自己的茶壶,所以Merlin实在不能理解Harry拥有这一堆华而不实的茶杯的意图。还有这些花瓶,公寓的各个角落总共放置了十二只花瓶,但没有一个放了花,无论真花假花。

 

“你真是一个老妇人,Harry。”Merlin在看到一排形态迥异的瓷猫塑像后喃喃自语。

 

他不想再关心这一切了,不想再花费好几周,只为了将这些东西打包起来。这是Harry的东西,但这并不代表Harry本人,它们无法使Merlin想起Harry,因为没有一点回忆。而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如果说要拿些物件以作留念,那就算Kingsman的所有成员,包括后勤,都取走一些,这些东西仍旧只是原样,毫无意义。

 

Harry Hart,加拉哈德,Merlin的挚友兼爱人,一向拒绝成为陪衬。

 

Merlin放了只箱子在书架旁,并打算把所有的塑像都扫进去,碎了活该*。

 

“我希望你别那么做,”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不温不火,又带了些沮丧,“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才集全了一整套。”

 

Merlin怔住了。他身上的每根神经都认得这声音,并且花了数十年去记住它。Harry Hart就站在门口,穿着看着有些糟糕,但他仍旧活着,活生生地站在这里。Harry的左太阳穴上绑着绷带,身上也只穿着普通百货商店就能买到的衣服。他环顾了房间,将半满的箱子放在沙发上,说道:“如果我知道你对我的东西如此暴躁,我也许会做些其他的安排。”

 

Merlin的身体在他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就行动了,抓起手边的第一个塑像,简单而粗暴地向Harry扔了过去。Harry就像预料到了一样,成功地接住了它,但还没来得及抱怨,就只能堪堪躲过另一个直砸向他脑袋的东西。

 

“你认真的?*”Harry不得不躲在了沙发后面向Merlin喊着,“Merlin——!”

 

接着是第三个塑像,砸在墙上,摔了个粉碎,碎片全都撒在了地毯上。第四个砸中了那个装裱着一副女人画像的丑陋的画框,并完全将它砸到了地上。直到手边的东西都被砸光,地毯上一片狼藉,Merlin才收了手。他粗声喘着气,眼眶也感到刺痛,但他觉得心头的重压却不再那么令人喘不过气了。

 

躲在沙发后的Harry叹了口气道:“你扔完了吗?”

 

“暂时,”Merlin回应,“虽然我不能保证我接下来会开始砸你那些该死的茶杯。”

 

Harry站了起来,脱下了他的衬衫,Merlin假装没有注意到Harry阻断了去厨房的路。

 

“你应该联络我们,”Merlin开了口,才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十分沙哑,“你应该让我们知道,然后我们至少有一个人可以去接你。”

 

Harry一步步走近,直到能将Merlin微微颤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我很抱歉让你担心了。”

 

“不,你没有。”Merlin说,“你享受这个。你总是喜欢有个英雄式的回归*。”

 

Harry轻笑了两声,“或许是吧,”这一点他不可否认,“但我从不喜欢伤害你。”

 

Merlin仍然十分生气,但他还是让Harry吻了他。他不是孩子了,况且他是如此思念Harry。他惊异Harry已是如此消瘦,但此时并不是讨论此事的最佳时机。他有问题,许许多多的问题要问,但他也知道来日方长。

 

Harry离开了他,转身看了看剩下的瓷器。

 

“我不会道歉的,”Merlin说,“它们真是太他妈丑了。”

 

Harry看着满地狼藉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想你是对的。”转头望向Merlin,在开口之前又亲吻了他的唇,“我想你应该没在卧室也发脾气吧?就算这很有趣,我恐怕还是累瘫了。”

 

“去吧,我来收拾。”

 

Harry牵着Merlin的手腕,将他温柔地拉向卧室,“你可以晚点再收拾,你也没比我看起来好多少,和我一起去休息吧。”

 

Merlin目瞪口呆地跟着他。即使喝醉了,Harry也总是做到严谨而得体,Merlin无法想象Harry会容忍屋子里的一切仍是一团糟。“我还需要知道你有什么变化了吗?你现在是左撇子了吗?还是说你有了新欢?”

 

“别开玩笑了,”Harry说,听起来有些恼,但是,好吧,更像Harry了,“躺下吧。”

 

毯子很冷,但是Harry很温暖,是如此幸福的温暖,Merlin满足于倾听Harry的心跳与呼吸。一般来说Merlin并不是一个依赖拥抱的人,但是现在并不是一般情况。见证爱人死而复生,是一个放纵的足够好的理由,他想。

 

“我庆幸我及时回到了这里,”Harry带着睡意喃喃道,“如果你把我的茶杯也一块儿毁了,我会有麻烦的。”

 

“Eggsy会想有些东西可以砸你的。”Merlin回应。Harry呻吟着,好像忘了还有Eggsy需要安慰,而Merlin则更想知道男孩是先给Harry一个拥抱还是来上一拳。他希望是后者,Harry活该*。

 

“或许我们应该把我们的重聚安排在,呃,没有家具的地方?”

 

“懦夫。”

 

“如果轮到你死而复生,我会拿根棍子把你的东西都砸碎的。”

 

“祝你好运。”Merlin说,他的头枕在Harry的肩上。现在,他感觉毫无负担。“我可不像你,像是住在家居用品店。”

 

Harry自嘲地笑了笑,并没有回应。Merlin发现他因Harry还活着而感到宽慰,更何况没什么比这更值得纪念,他们所有共度的时光才是无价之物。当然,有些事还是要做的,Merlin想,他会找到一些精美而非庸俗之物来承载回忆。

 

鉴于Harry的品味,他没有说话的余地。

 

+

 

直到几天后,Merlin发现了他的桌子上多出了些东西,是一个该死的猫的塑像,就是那个Harry成功接住的,那个唯一剩下的。Merlin本想把它丢进垃圾桶,但是太晚了。这个愚蠢的塑像已经有了新的意义,而Harry知道。

 

“真是混蛋。”Merlin咕哝着,但他还是笑了笑,让塑像留在了原位。

 

之后Roxy问过他,但他含糊了过去。

 

“这是一种纪念。”他这样回答,纪念我在我那奇迹般没死的男朋友的起居室里想要砸死他。

 

之后,Harry由于转职等原因休息在了家里,而Merlin停下了对他的照顾,但却和许多珠宝甲虫标本的来了个近距离接触。Harry却总故作无辜地说:“看我今天找到了什么。我觉得这个可以挂在厨房里,有什么建议吗?”

 

Merlin有无数条建议,但大多数都十分粗暴,他选择了“我恨你”,并得到了几声窃笑作为回应。但对于现在的Merlin而言,这声音是如此美妙,他觉得无论这世界怎样操蛋*,他都可以应对自如。只要Harry活着,他就能解决一切。

 

FIN.

 

原作者注:此文来自汤不热上姑娘的点梗。“我想看一篇文,Merlin在Harry死后整理他的遗物,并且对那些Harry所拥有的仅有装饰功能的废物感到崩溃。在他自言自语抱怨的时候Harry走了进来,并说着,像是‘请把那放下,那是我最喜欢的十六瓷猫,非常感谢’。”

 

另外,我设定Merlin只去过Harry家几次是因为Merlin认为如果是在他自己家里,他就不用面对Mr.Pickles和其他一些Harry喜欢收集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了。Harry同意了,因为去Merlin家总好过一只要哄一个一不舒畅就暴躁的苏格兰男巫好。

 

全文END.

 

星标注释:

1)Still, he needs a break, so he’s gathered up some boxes and come here looking for some kind of closure. 

 

2)“You can blow a man’s head clean off, but you can’t look at a pinned butterfly?”其实想翻成“你能爆掉一个人的头,却不敢看蝴蝶标本吗”,但是鉴于整体文风还是选了上文的翻发,不过大家体会一下Harry叔的语气啊~(≧▽≦)/~

 

3) Harry had only smiled then, but all too often Merlin found himself faced with a spider on a wall, or a collection of beetles as Harry took full advantage of the transmission feed. “a collection of beetles”我也是醉了啊,Harry叔你就要这么欺负Merlin么23333,以及transmission feed该翻成啥。。。

 

4)It’s too much.

 

5)fragility be damned.

 

6)“Really?” 

 

7)You always love making an entrance.

 

8)Harry deserves it.

 

9) Merlin thinks that no matter how fucked up the world is, he can handle it. If Harry’s alive, he can handle it all.当时就是为了这句入了坑啊!

 

 

评论 ( 10 )
热度 ( 46 )
  1. 言_冬Jayse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愛…TUT

© Jay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