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se

- 手机版顶图byMjeevas
- Jeremy Renner大本命
- Ebrandt大法好
- 哨向AU狂热爱好者
- JHC/Jayse·Hansen·Cornvolle
- 棠水
- 微博@十绛青,欢迎勾搭

[家教][G27]消逝于喧嚣的光年-04

ooc出没严重注意

逗比出没注意

狗血言情出没注意

文笔什么的能吃么

根本不是GIOTTO和270注意。。。


============================================================================================


Chapter  04

 

战斗结束,Aron也走出书店,望着地上的那本书和因战斗的波及而破损的门和窗,对Giotto说道:“喂,Giotto……”

 

Giotto环顾了一下四周,尴尬地笑了笑,接着,拉起纲吉便跑了起来,“Aron,你的损失我下次来的时候会补偿的!”

 

看着如此远去的Giotto和另一个不知名的人物,Aron也只能自认倒霉地开始收拾起来。

 

面对这样变故,纲吉也只能不知所措地跟着Giotto跑了起来。

 

 

被Giotto拉着在街上走时,纲吉才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时代。

 

交错纵横的河道,简单而不失特色的贡多拉,都暗示着一件事。

 

“威尼斯……么?”纲吉低声呢喃。

 

“怎么,你不知道么?”

 

“您觉得……”无言地比了一个爆炸的手势后,继续说道:“我会了解么?”

 

“是么。”Giotto牵着纲吉的手一直未放开,但却无任何不自然之处,当然,前提是自动忽略了周围人投来的意味不明的目光。“那么,纲吉你到底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

 

无意识地一问,纲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要是说我是被家里人的恶作剧‘扔’到这里来的,你信么?”

 

Giotto自然感受到了这份犹豫,也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认真地对纲吉说道:“我相信。”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一部分的。”

 

不是我只相信你一部分,而是我相信你,即使你只告诉了我一部分的事实。

 

纲吉望着Giotto,一脸诧异,想说什么,最终却只化作一个大空的包容的微笑。

 

“谢谢。”

 

无论您能相信我多少,只要是您能相信我,便是对我最大的奖赏。

 

 

 

“哐当!哐当!”

 

忽然一阵诡异的声响传来,像极了自家自然灾害在拆迁总部的动静,纲吉不禁浑身一僵,一时满头冷汗。

 

这是在十九世纪吧!这不是彭格列总部吧!那么为什么在室外都会听到这种声音啊!

 

正当纲吉在内心咆哮时,忽然一声惊呼从上方传来。

 

“年轻人,快躲开!”

 

一名中年妇女从窗口探出头来,对着纲吉大喊。

 

纲吉一脸迷茫地抬头,却不出意外地看到一个花盆朝自己砸来。

 

咦?!这是什么情况!

 

久违的废柴因子似是又回到纲吉身上一样,竟让纲吉愣在原地,移不开脚步。

 

忽然,一只大手拉过纲吉,把他往自己怀里一揽,从而躲过了砸来的花盆。

 

一片温暖,透过衣衫,直达心底。

 

抬头,发现自己正被Giotto揽在怀里,姿势暧昧。

 

一阵绯红迅速爬上纲吉的脸颊,动弹不得的尴尬,此时让纲吉完全不能自已了。

 

最终,还是那个声音打破了这个尴尬:“你们两位,没事吧?”

 

“没事,夫人,新年快乐!”Giotto这才放开了不知所措的纲吉,像窗口的妇女随和地打着招呼。谈吐举止,就是一位标准的绅士。

 

“那就太好了,新年快乐,年轻人!”

 

Giotto向她点头示意后,便带着纲吉离开了。留下一堆疑问给纲吉。

 

“Giotto,难道今天是……?”绯红尚未褪去的脸颊,透着一股青涩之感,几乎不若一个首领,甚至一个青年。

 

不知为何,自从刚才的战斗之后,在Giotto面前,便像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初二国中的少年,培养了十年的首领气质荡然无存。

 

“没错,12月31日。”

 

意大利的除夕,以摔砸旧物的意大利人,用这种方式庆贺着辞旧迎新的岁月。

 

未完的话语带着肯定,Giotto明白,他懂。

 

虽然不知这是何处而来的笃定,但就是这么与生俱来,足以超越超直感的自信。

 

Giotto有些无奈,这可是他第一次被超直感所支配,或者说并不是超直感,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令人神迷的感情。

 

这是一种什么感情?

 

Giotto不知道的是那一份传承的血脉,而Giotto知道的,是自己对这个青年产生的一种超越友情的情愫。

 

听起来不可思议是么?仅是第一面,就如认定一般。

 

他从未如此失去理性。

 

“嗯。”

 

而这边的的纲吉依旧有些拘束,想一个紧张的孩子,犯了错后手足无措。

 

“真是的……”Giotto无奈地笑了笑,顺带着在纲吉头上蹂躏了一番。不管怎么说,都无法将眼前的这个青年与之前战斗中的青年与再之前一脸悠闲地调侃自己的青年联系在一块儿。

 

“咳咳。”干咳两下,企图掩饰自己的尴尬,期望在初代面前挽回一点形象。

 

“说起来Giotto,你这是打算去哪么?”终于,纲吉想起了还有“转移话题”这一招,急忙向Giotto询问了此行的去处。

 

Giotto并未急着回答,而是转头看了一眼已是接近海平面的夕阳,转过头来,依旧是那包容的笑颜。

 

“狂欢。”毫不拖泥带水,简洁的语言直接道出了此行的目的,“愿意一起来吗,纲吉?”

 

再一次的邀请。

 

比起之前一次,这次的邀请更有一个明确的目的,然而,上一次都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一次还会再推辞么?

 

Giotto心中自然有个答案。

 

但是他就是想听到眼前的青年的亲口叙述。

 

“我愿意。”温和如水,如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一般。

 

“那么走吧,在狂欢开始之前,还赶得上买一个面具。”再一次伸出手,却没有了邀请的意思,而是直接牵起他的手,朝广场走去。

 

当再次接触这个温度,纲吉又毫不犹豫地红了脸。感觉遇上了初代,怎么就这么容易被拐跑了呢。

 

然而,纲吉忽略了一点,如果心中真有抵触,脚是绝对不会如此自然而坚定地追上那人的步伐的,毫不犹豫,毫不停滞。



评论
热度 ( 17 )

© Jay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