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se

- 手机版顶图byMjeevas
- Jeremy Renner大本命
- Ebrandt大法好
- 哨向AU狂热爱好者
- JHC/Jayse·Hansen·Cornvolle
- 棠水
- 微博@十绛青,欢迎勾搭

[家教][G27]消逝于喧嚣的光年-03

Chapter  03

 

后来,Aron才想起,是那次G急急忙忙地来找Giotto时,Giotto曾有过那样的表情。

 

袭击。

 

“待在这里,不要出去。”

 

自从出生以来便一直在西西里的Aron自然明白着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也不再说什么,进了内室。

 

Giotto疾步向门走去。

 

第一秒,沢田纲吉推开了门。

 

第二秒,Giotto猛地抓住沢田纲吉,往回一拽。

 

第三秒,沢田纲吉由于重心不稳,直接撞在了Giotto怀里。

 

第四秒,Giotto转手将沢田纲吉护在了身后。

 

第五秒,死气之炎在Giotto额前燃起,沢田纲吉愣在原地。

 

整个过程历时五秒,沢田纲吉的大脑也几乎当机了五秒,因为在第六秒时,他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不同与之前的调侃,一种真正的、毫无杂质的王者的声音,保有威严却不失温柔,因为他说:“待在那里别动,我会保护你。”

 

然后他回了神。

 

对了,是不是还忘了些什么?

 

是了,第1.2秒的枪响,第1.8秒子弹几乎从沢田纲吉身边擦过。

 

 

 

多年以后,沢田纲吉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当年那个被誉为彭格列最伟大的首领,为何会在那种生死攸关的时刻脱口而出“我会保护你”,对着这个前一刻还在骗他,说他是未来的他的人,毫无防备,将背后都留给了他。

 

他不知道,或许Giotto也是不知道的。

 

一瞬间,本能而已。

 

他竟能让他,回归本心。

 

 

 

死气状态下的Giotto的实力自然不言而喻,即使暗杀者沈在暗处也躲不过超直感的搜寻。

 

放到了离得最近的敌人后,Giotto并未立即有下一步动作。只是这么站着,眼神冷冷地扫过小巷的转角。

 

“怎么,来都来了,还要这么躲躲藏藏的么?”

 

对方见Giotto已经放出话来,一陈沉默,然后一齐冲了出来,拿着武器,犹如死士一般。

 

十几人,黑魆魆的枪口毫无例外的指向Giotto。

 

而Giotto只是一眼扫过,便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只一瞬,暗杀者们只觉一道带着橙光的黑影掠过,接着便是眼前一黑。

 

近身的五人已全部倒地,然而后来的暗杀者仍是一圈一圈地围上来,不惜踩着同伴的尸首,也要继续向前。

 

Giotto看着眼前的死士们,心中不由一阵悲哀。

 

可现实没有给他哀叹的时间,他必须专心解决眼前的这些人。

 

即使超直感准确地提示了敌人攻击的方式和方位,然而要在同一瞬一起解决所有还是需要全神贯注地应对。说实话,人海战术自由它的优势。

 

“砰!砰!砰!”

 

突然,几声异样的枪声突兀地响起。

 

糟糕,狙击手!

 

过于专注于眼前,却是忽略了狙击手的存在。本想用火焰的推进躲过,可是周身的人完全堵住了去路。这时候要是飞上天,简直就是给了狙击手一个活靶。

 

切,没办法了么?

 

Giotto有些不甘心,他还不想死。

 

就在这时,又是一个不明物体从左飞来。Giotto稍一侧头,本想躲过,不明物体却像忽然被暗了停止键一般,止在空中,然后失重地落下。

 

是一本书,隐约看见几个字,“文艺复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上面镶了三颗子弹。

 

狙击手的出现,给敌方阵营带来了一丝混乱,Giotto便是抓准了这个时机,抽出藏在腰间的匕首,解决了躲在远处的狙击手。同时迅速解决了周围的人。

 

可感知的,另有一个人加入了战斗。

 

是他,Giotto这么相信着,甚至不知对方是敌是友。

 

沢田纲吉确实加入了战斗,在他随手抽出那本书,为Giotto打落了三颗子弹的时候。只是未进入死气状态,全凭体术罢了。

 

终于,两人解决了所有的敌人,Giotto也熄灭了额前的死气之炎。

 

“挺厉害的嘛,未来的我。”Giotto的脸上毫无战斗时的严肃,而是换上了最初见面时的笑颜,轻松而灿烂,一尘不染,却颇具调侃。

 

纲吉在看到这个笑容后,一瞬间,觉得整个世界的光都聚集在了这里。

 

接踵而至的便是无奈。

 

“您明知那只是一个胡诌的谎言,Giotto先生。”

 

当初只是一时兴起,一句玩笑,却没想到这位最初的大空竟是抓着这句不放,反倒一个劲地调侃起自己来了,纲吉真的颇为无奈。

 

“可是你并没有告诉我你的本名。”Giotto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对着纲吉笑道。

 

最终的原因还是在我么?纲吉嘴角微微抽搐,脑后滴下一滴冷汗,抑制着自己想做某种失意体前屈的动作。

 

抛开内心的吐槽,纲吉整理了一下因战斗而不再平整的西装,然后向Giotto行了一礼,优雅而不失风度。

 

“沢田纲吉,很荣幸见到您,彭格列Primo,Giotto·Vongola先生。”

 

不是很高兴认识您,而是很荣幸见到您。

 

“沢田,么?”Giotto低喃。

 

巧合么?竟和他几天前才取的日文名,一模一样的姓氏。

 

“是的。我是日本人。”

 

纲吉听到Giotto的低喃,以为这是询问,便自然而然地回答了。

 

“是么?”Giotto应了一声,便未再看纲吉,而是抬头望着那片蔚蓝的苍穹。脸上似乎带着些还念与不舍。

 

纲吉并未去揣测Giotto表情中包含的深意,他不懂。

 

Giotto望着天,想着自己的守护者,又想到这位凭空出现的“沢田纲吉”。

 

刚才战斗开始之前,Giotto拉住纲吉的时候,他清晰地感受到了指环产生的共鸣,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个令人安心的温度。

 

那时沢田纲吉的信任度上升到百分之八十。

 

然后,就在刚才,纲吉优雅地向Giotto行礼时,信任度达到百分之百。

 

Giotto笑了,不知在笑纲吉还是在笑自己。或者两者都有吧。

 

一系列的事实都证明纲吉也是这个世界的人。黑手党。

 

但是,Giotto却毫无保留地相信了他。超直感?或者只是一种毫无由来的心悸的感觉?和沢田纲吉在一起,似乎就能唤醒他沉睡了许久的热情以及深藏于心底的柔软。

 

就当他是我在这个世界相信的最后一个人吧。

 

Giotto这么告诉自己。

 

笑容进一步加深,Giotto向纲吉伸出了手。

 

“你在这里应该没有去出吧,那么,”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似的,“你愿意跟我一起走么?”

 

纲吉始终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想个一个半世纪的光年,他竟能站在这里,见到Giotto,与奇迹相遇。难得命运女神能眷顾他一回。

 

他笑了,握上Giotto的手,“荣幸之至。”


评论
热度 ( 12 )

© Jayse | Powered by LOFTER